珍稀動物的“諾亞方舟”

《聖經》上講,當上帝決定要用大洪水懲罰人類時,他提前告訴了諾亞,並讓他造一隻巨大無比的方舟,還可以把大地上的每一種動物各一對帶上船,以便保存物種。

      從某種意義上講,當中國和世界都因後工業文明的過度開發而造成了大量珍稀動植物滅絕時,高寒偏遠的西藏就是那只保護物種的“諾亞方舟”。這裡,不僅是 它們最後的避難所,也是它們世代生長的快樂家園。

10

      前不久,中國科學院院士、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張新時先生提出:西藏的野生動植物有很多珍貴的基因,應該充分利用這些資源,在西藏建立野生動植物“基因庫”。張新時指出,西藏的生態環境特殊,生長 著很多抗旱、抗寒、抗輻射的植物和動物,它們的基因是非常寶貴的,應該收集起來,進行分子生物學研究、基因測序等,並應用到生產實踐中。他舉例說:在平原 上一般植物的光合轉化率只有1%,而青藏高原上生長著一些高光合效率的植物,它們的光合轉化率可能達到2% ~ 3%。張院士的提議從一個側面說明瞭西藏高原植物資源的豐富性和重要性,可以說,那些與人類在高原上共同生存和繁衍的動植物,它們也是高原的主人,它們和人類共有這片高遠清寒的藍天。

      青藏高原野生動植物極其豐富,各種高等植物達5800 余種,居全國第三位;各類野生動物約723種,其中40餘種屬青藏高原和喜馬拉雅山區特有種。其中,主要植物有柏樹、桑樹、長葉雲杉、西藏長葉松、鐵杉、 高山櫟、喬松、雲南松林、滇楠、瀾滄黃杉林、喜馬拉雅紅杉、桫欏等。桫欏俗稱樹蕨,是國家一類重點保護植物,它是地球上殘存的最古老的植物之一,被科學家 稱為“活化石”,具有極高的科研和觀賞價值。青藏高原還有極其豐富的野生花卉植物,如杜鵑、報春花、龍膽、蘭花、垂頭菊、驢蹄草、岩白菜、岩梅、岩須、含 笑、玉葉金花、苫苣苔等。其中杜鵑、蘭花、龍膽、報春花是名貴觀賞花卉。在喜馬拉雅山海拔3800 ~ 4400米的高山地帶生長著154種杜鵑,占世界杜鵑總數的17%。

      西藏境內主要野生動物油野犛牛、藏羚羊、雪豹、雪驢、猞猁、棕熊、盤羊、金絲猴、小熊貓、喜馬拉雅塔爾羊、羚羊、馬鹿、赤斑羚、長尾葉猴、孟加拉虎、黑頸 鶴、藏雪雞、棕頸犀鳥、斑頭雁等。儘管受人類活動的影響,西藏的動植物資源也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壞,但與全國和全球大多數地方相比,西藏依然保持了相當規 模的原生態,是中國野生動植物資源保護得最好的地區。在這些動植物資源中,有以下幾種值得特別一說。

      藏羚羊:藏羚羊在藏語中叫做“墜”。這種動物因身上有著美麗的絨毛而遭遇過被盜獵的滅頂之災,近年來,由於眾多志願者的保護和國家有關部門的介入,它們的 命運才有所改變。在羌塘,多的是那些適宜於藏羚羊生息的水草豐茂之地,它們喜歡出沒於地勢舒緩的湖濱地區。在那些地方,經常可以看到它們成群結隊悠閒踱步 嬉戲的身影。一輪秋冬之日難得的好太陽掛在藍天白雲之間,白雲下麵是一汪美麗的湖,湖面飛動著無數的水鳥,而湖濱的草灘,則屬於藏羚羊,這種和諧的場景, 在羌塘草原幾乎隨處可見。

      藏羚羊是固守生存規律和生活方式的動物,它們的交配有著固定的季節和場所,一旦形成,就終生不變。每逢春天交配季節,發情的公羊帶領母羊長途跋涉,跑到北部水草茂密之地做愛。這是一個漫長的旅途,少則數十裡,多則幾百里,耗時10多天甚至一個多月。若遇到狼群襲擊,羊群大亂,紛紛作鳥獸散。待劫難過後,藏羚羊們扔下一些同伴的屍體,又自行彙集在公羊身邊,在公羊並不十分安全的護衛下繼續北移,將它們的愛情進行到底。

      藏野驢:藏野驢在藏語中稱為“蔣“,它是整個青藏高原,可能也是整個動物界的長跑健將,時速高達50多公里,最高時速則達80多公里,一般的汽車也很難追上它們奔跑的四蹄。當藏野驢群在草原上集體賓士而過時,它們堅硬的四蹄擊打著同樣堅硬的地面,嘚嘚嘚之聲可以傳到數裡以外,讓人聯想起古代千軍萬馬捉對廝殺的壯烈場面。

      藏野驢同時也是最有集體感的動物。它們以群而居,或四五頭一夥,或成百上千一群,是群與群之間各自為政的獨立王國。每群野驢都由一隻強壯的雄性充當驢王, 驢王不僅可以優先享用最豐美的草料,還可以與它屬下的所有異性野驢產生愛情,而其他雄驢只有旁觀的份兒。產生驢王的唯一條件就是武力的角逐,勝者為王,敗 者為寇。在大型的野驢集群裡,每年都有不少自認為勢力強大的年輕雄驢向驢王發起挑戰,一旦戰勝,理所當然就會改朝換代;一旦落敗,只有死路一條。其實,在 這顆淡藍色的星球上,適者生存是一個普遍而殘酷的競爭法則。

      野犛牛:野犛牛被成為“高原之舟“,在於它驚人的負重能力。野犛牛與家犛牛相比,耐力和耐寒性及力氣都要大得多。在羌塘三大動物家族中,它是體形最大的一種,摸樣和家犛牛沒啥兩樣,但個頭更魁偉壯實,可以長到家犛牛的2倍以上,體重達1200斤。野犛牛不僅身高體壯,力大無比,且有一對宛如尖刀的犄角,有這樣強大的武力作後盾,野耗牛便桀驁不馴,牛氣沖天。幸好,它一般不主動攻擊人和其他動物,只是在受到侵犯時才奮起自衛。

      野犛牛的皮極厚,最厚處約6.6 裡面,韌性極強,一般的手槍或步槍子彈打在它的皮上,根本穿不透,頂多穿一個小眼了事,若是有人要把它當成捕獵的對象,八成會落個“偷雞不著蝕把米”的下 場。藏北無人區附近的牧民們,常把偶爾捕獲到的野犛牛皮切下來,晾乾後,堅硬厚實的皮可以當菜板用,即使是用來砍骨頭剁肉,用上三五十年也毫無問題。野犛 牛的舌頭上長有一層肉齒,可以輕鬆地舔食很硬的植物。牧人便把野犛牛的舌頭割下來曬乾,當梳子使用,女人從一頭青絲梳到滿頭銀髮,“肉梳”既不變形也不斷 齒。不過,隨著野犛牛進入了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的名單,要想再得到這樣一柄“肉梳”已經是不容易的事情了。

      巨柏與古桑:尼洋河是雅魯藏布江的一條支流,從朗縣、工布江達蜿蜒而來,在林芝境內注入雅魯藏布江。尼洋河下游的河谷裡,常常可以看到零星的柏樹,這些柏 樹有塔形的樹冠和幾人也難以合抱的樹幹,這就是西藏特有的巨柏。專家告訴我們,這些巨柏最長的竟然已經有了2500年的歷史了,也就是說,在遙遠的孔子的春秋時代,這些古柏在尼洋河畔萌芽了,2500年間,中國人經歷了幾十個朝代幾百個皇帝的興衰更替,上百代人悲悲喜喜地上演了一幕幕人生的話劇之後又歸於塵土,這些巨柏居然還生機盎然地閑看雲卷雲舒。

      與巨柏相映成趣的是林芝縣境內的古桑。一般而言,桑樹是不可能長得太高大的,西藏的這株桑樹王已有1000年以上的歷史,樹高7.04米,幹圍3.3米,不僅在西藏雄居第一,在全國也是第一。

      有趣的是,當地人口耳相傳,說這株桑樹王室文成公主與松贊幹布結婚時栽種的。在西藏,人們往往把許多神奇的事推到英雄和神身上,而作為英雄的,要麼是格薩爾王,要麼就是松贊幹布和文成公主夫婦。
Read 305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