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迦與蒙元

           13世紀初葉,大地就像陶輪一樣翻轉過來。那些來自蒙

18古高原的高達剽悍的蒙古騎兵,跨著同樣高達剽悍的蒙古馬,手握著寒光閃閃的軍刀和例不虛發的勁弓,在他們那位傑出的成吉思汗的率領下,以令人不可思議的速度與力量,讓當時的已知世界都感到了毛骨悚然的極度恐懼。
       總之,13世紀的中國及亞洲,基本上是一個戰爭的世紀,太多的流血與殺戮,太多的征服與抵抗,都被那削鐵如泥的彎刀和踏破霜晨之月的馬蹄攪在了一起。
      但西藏卻註定將在這個血雨腥風的年代裡,一舉從中原王朝的敵人的角色轉變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兄弟:雪域高原,從此成為中國不可分割的版圖。這一切,得從薩迦派和成吉思汗說起。
       先說薩迦派。薩迦派,是指藏傳佛教的一個分支,由日喀則西南仲曲河谷的一個叫貢卻傑波的新興封建農奴主創立的。此人自稱是吐蕃王朝貴族昆氏的後裔,並於 1073年在他的家鄉修建了一座寺廟,廣招僧徒,傳習佛法,由於這座寺廟周圍的土壤呈灰白色,人們便把這寺叫做薩迦寺——藏語裡,薩迦就是灰白土的意思。
       從貢卻傑波開始,薩迦寺由他的家族世代相傳,傳到第四代,此人名叫薩班•公哥堅藏,正式他和成吉思汗建立起了有機的聯繫,而他的侄子則一舉成為元朝的第一任帝師,那就是大寶法王八思巴。
       再說成吉思汗。1206年,鐵木真建立蒙古汗國,尊號成吉思汗。同一年,他兵臨西夏,到達青海柴達木地區,甘肅和青海一帶的藏族地區紛紛進入蒙古的版圖。成吉思汗派人寫信給薩迦派寺主薩班,表示他一向尊崇喇嘛教,願意皈依佛法,並希望該派到蒙古傳教。
       當時,成吉思汗強大的軍事力量如日中天,幾乎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他這封文質彬彬的來信,引起了西藏各種勢力的猜測和震動。他們明白,儘管這封信很客氣,但此前成吉思汗就派人到過西藏勸降,如果應對失策,必將給西藏地區帶來可怕的戰爭。
       為此,西藏各派暫息了紛爭,決定派出兩名代表前往柴達木覲見成吉思汗。這兩位代表分別來自山南和拉薩,他們匆匆趕往柴達木,向成吉思汗這位一代天驕表達了 西藏各派願意臣服中央政府的意思,成吉思汗兵不血刃而一舉拿下西藏,當然很高興。這是西藏地方勢力和中央政權建立直屬關係的開端。
       成吉思汗一生總是忙於征服那些遙遠的異國他鄉,儘管現在已稱臣歸順中央,但他並沒有進行真正有效的管理。時間一晃到了1229年,這時候的成吉思汗的兒子窩闊台在位,他將甘肅、青海和原來西夏王國的領土,作為封地劃給他的二兒子闊端。
       1239年,闊端派大將多達納波率軍從武威進入西藏,這支部隊軍紀渙散,由於他們在藏族地區的濫殺和搶劫,引發了藏族人民強烈的反抗,在付出慘重的代價後,終於抵達了拉薩以北的熱振寺。
       多達納波還算是個聰明人,他看出武力很難使藏族這個倔強的民族屈服,只有宗教的羈縻,才能事半功倍,為此,他寫信給闊端彙報說:現在的西藏地區,以噶當派 的寺院最多,達瓏噶舉派的法王最有德行,直貢噶舉派的京俄大師最有法力,而薩迦派的薩班大師學問最好,人脈最旺。信中,多達納波向闊端建議,請薩班到武威 和闊端假面,以便通過薩迦派從而進一步控制西藏。闊端同意了,他立即寫信給薩班,邀請他到武威會面。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封信發出之後的第七個年17頭,薩班才帶著他的侄子八思巴前往武威,不巧的。是,此時闊端已於前一年回蒙古出席推舉貴由為可汗的大會了。次年,闊端從蒙古回來,薩班已經再武威等了他一年了。
       闊端由於長途跋涉,加上在戰爭年代曾負過傷,當時正身患重病,他的醫生們對此束手無策,而薩班憑藉神奇的醫術,很快治好了闊端的病,這使得闊端對薩班既感 激又信任。兩人經過長時間的協商,議妥了西藏歸順蒙元的條件,並決定由薩班給西藏各地方勢力發出一封公開信,勸他們接受條件,歸順蒙古。
       在這封公開信中,薩班以鐵的事實說明,歸順蒙古是大勢所趨,西藏各勢力必須審時度勢,任何首鼠兩端的僥倖都是徒勞無益的。薩班說,西藏業已成為蒙古的屬 地,闊端已委派薩迦派和其他官員對西藏進行有效管理。地方上的各種勢力,凡是願意歸順的,就要將各地官員姓名、部眾人數及貢物數量登記造冊,複製三份,一 份交闊端,一份交薩迦,一份自存。如果各地官員照此辦理,那就是表示他們是願意歸順蒙古的,否則,則視為蒙古的敵人,以後蒙古軍隊進入時,必然成為討伐的 對象。
       1251年,薩班去世後,他的侄子八思巴成為薩迦派領袖。這一年,忽必烈正準備出征大理,出發之前,他約八思巴到六盤山見面。這次見面是重要而必需的:它 使忽必烈終於相信,西藏絕不會在他遠征大理時發生任何變數,而八思巴的學問和氣質,也給忽必烈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1260年,忽必烈繼承帝位,他沒有忘記那位六盤山與他促膝而談的西藏高僧,立即依照當年西夏制度,封八思巴為國師,賜予玉印。1264年,忽必烈遷都大 都(今北京),在中央設立了掌管全國佛教事務和藏族地方行政事務的總制院——以後又改名宣政院,八思巴以國師的身份兼管總制院,成為西藏歷史上第一位出任 中央政府高級官員的藏族人。
      忽必烈時代,蒙元的對外擴張基本上停止,三大金帳汗國疆域已定,忽必烈開始以管理者的視角對空前龐大的帝國進行有效的治理。他坐在北京城的大殿之上,睿智的目光遙遙地注視著數千公里外的西藏。
      就在他繼承帝位的同時,他派遣達門為特使入藏,設立了27處驛站,這27處神經般分佈在雪域高原的驛站,將西藏與中原緊密地連結在了一起。從此,每當北京城有何新的政策,那些飛奔的驛馬一路鈴鐺搖動,一站接一站地講中央政府的旨意傳達到薩迦和整個西藏。
       八思巴在蒙元中央政府服務了8年,1268年,這位遠行的遊子在濃烈的思鄉之情下重返西藏,忽必烈派出三位官員與他同行,對西藏的人口進行了調查,這也是中央政府在西藏地區的第一次人口調查。
       在這次人口調查的基礎上,中央政府在薩迦設立本欽一名,由帝師提名,皇帝批准任命,負責西藏地區的管理。本欽以外,設置宣慰使、安撫使、招討使、萬戶和千 戶等各級官職,負責管理當地軍政事務。蒙元中央政府在西藏地區共設有13個萬戶,明令以薩迦為13個萬戶之首。
       萬戶以下官職,一般都由當地頭人或是宗教領袖出任,後來演變成了土司。

Read 237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