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的兩次坐床典禮

21       自清朝開始,中央政府對西藏的管理日益加強,1793 年清政府頒佈《欽定藏內善後章程》時,創建了傳承至今的金瓶掣簽,達賴和班禪這兩個藏傳佛教最大的轉世系統的轉世靈童的確認,必須得到中央政府的認可方位 有效,而每次經確認後的轉世靈童的坐床典禮,中央政府總要派出要員前往拉薩,與當地地方政府高級官員、佛教界領袖一起,舉行坐床大典。20世紀上半葉國民 政府時期,中央政府即派員參加了兩次坐床典禮。

       1939年夏季的一天,西藏僧俗兩界高層人物接到國民 政府電,宣稱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將由水路從印度來拉薩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坐床大典,對此,西藏地方政府噶廈極為重視,在官員們看來,身為蒙 藏委員會委員長的吳忠信,其地位比前清的駐藏大臣還要高,必須小心接待。為此,噶廈政府專門召開會議研究各項籌備工作,國民黨政府駐拉薩辦事處處長,也與 會共商接待事宜。

       這一年的秋末冬初,吳忠信抵達邊境小鎮亞東——從內地 前往拉薩,居然必須繞道南海、麻六甲海峽、印度洋、再從印度入境,可見當時進藏之艱難。早有準備的噶廈政府接報後,令第二藏兵營抽出20名官兵組成衛隊, 專程赴亞東護衛吳忠信一行,又令亞東總管策松平康陪同吳前來拉薩。在西郊接官廳裡,噶廈政府的噶倫、達賴喇嘛和攝政的首席代表知賓以及七品官以上的僧俗官 員,均肅立恭候,態度恭謹。此後,吳忠信一行到色新別墅下榻,4為噶倫代表噶廈,攜帶米、面、酥油、糌粑、雞蛋等禮物,前往色新別墅向吳忠信行見面禮。噶 倫私人也向吳委員長極其隨行官員送禮物。當晚,地方政府在色新別墅設宴為吳委員長一行洗塵。幾天後,各大活佛拉章、政府官員、三大寺的拉吉、各紮倉代表以 及英國駐拉薩商務代表、尼泊爾領事、不丹官員等,都陸續拜見吳忠信。

       作為必不可少的禮儀,吳忠信為大昭寺、小昭寺的釋迦牟尼像各獻了紅、黃、藍三色長綾哈達一匹,並在大昭寺的釋迦牟尼像前,以漢族佛教徒的供奉儀式電燈、燒 香。在布達拉宮觀世音菩薩像前、十三世達賴喇嘛的靈塔上,吳忠信獻了三色長綾哈達。在沙拉寺和哲蚌寺,吳忠信為每個僧人佈施藏銀15兩,並 向寺廟贈中華民國國旗一面。送給達賴喇嘛的禮物則是綢緞、茶葉以及土特產品,以及兩幅吳本人的書法作品。其他諸如噶廈政府的重要官員劄薩克、台吉、仲譯欽 波、孜仲、達賴和攝政王的首席知賓、臧軍司令等,則統統贈送蔣介石及吳本人的照片,照片後面有他們各自的簽名和印章。

       在一番來來往往的拜訪和送禮儀式後,1940 年,即藏曆鐵龍年正月十四日,十四世達賴喇嘛坐床典禮隆重舉行。同時,達賴喇嘛坐在大殿正中的寶座上,吳忠信並排坐在達賴喇嘛的左邊,其隨行官員都坐在鋪 有錦緞外套的厚墊子上。據當時的參與者回憶,吳忠信身著藍色錦緞長袍,黑色馬褂,頭戴黑色瓜皮帽,斜披藍緞背帶,背帶上別著一枚金色勳章。

       儀式開始,朗傑紮倉的領誦人和向達賴喇嘛獻禮者兩人向達賴喇嘛敬獻吉祥八標、吉祥八寶和七珍等物品。之後,攝政熱振講話,參加典禮的僧俗官員也均按照各自 的官職向達賴喇嘛敬獻哈達。接著與會人員在吃了茶點小事休息之後,觀看了兩場為此典禮準備的藏戲。最後班禪堪布廳、薩迦、三大寺、仲吉、前後藏各部等都紛 紛宴請達賴喇嘛,並敬獻禮物。

       吳忠信在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坐床大典後,即將離開拉薩時,又前往羅布林卡與達賴告別,告別時,吳忠信送給達賴一隻懷錶。攝影師為他們拍下了許多珍貴的照片。

       民國二十九年(1940)2月5日,民國政府發佈命令,20免予金瓶掣簽,特准丹增嘉措繼任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民國時期的另一次坐床大典舉行於國民黨統治搖搖欲墜的1949 年。早在1937年年底,第九世班禪額爾德尼在青海玉樹大寺圓寂。1941年,班禪堪布廳按照宗教儀軌,尋訪出了青海循化撒拉族自治縣的男童寶宮慈丹,作 為九世班禪的轉世靈童,報請民國政府批准。1949年6月,國民政府頒佈命令准予寶宮慈丹繼任為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並免予金瓶掣簽。同年8月10日,國 民政府派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關吉玉為專使,主持了在青海塔爾寺舉行的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的坐床典禮。
Read 326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