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世達賴與清王朝

      自從蒙元政府倚重薩迦派,薩迦派便在西藏各派勢力中一枝獨秀。此後,藏傳佛教各派系都競相仿效,紛紛向外尋求實力派和中央政府的庇護與支持。作為格魯派的領 袖,達賴起源於明代,而生活於明清之際的五世達賴,則是西藏歷史上的一個重要人物,他和清王朝之間深厚的關係成為中央政府穩定西藏局面的重要契機。

       1640年 前後,明王朝的江山在農民起義和清軍攻打的雙重困境下已經走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儘管拉薩遠在千里之外,但對中原局勢時刻關注的五世達賴早就精明地看到明 王朝這條汪洋中的破船已經自身難保,要想獲得西藏地區的穩定,必須尋求另外的支持。自然,他的目光很容易就注視到了以八旗鐵騎橫少關外隨時可能長驅入關的 清王朝身上。

       1642年,五世達賴和四世班禪的特使悄悄前19往 盛京(今瀋陽)作試探性的訪問,清太宗皇太極同樣是一位精明的英雄,他深深地知道,達賴和班禪這兩位西藏僧俗兩界的領袖所拋出的橄欖枝意味著什麼。因此, 他優厚地款待了特使。於是,這兩個一個處在中國最東邊,一個處在中國最西邊的少數民族政權,中間隔著一個垂而不死的明王朝,戲劇性地握手言歡了。

       清王朝與西藏宗教界的一拍即合,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心血來潮。其實,早在皇太極的父親努爾哈赤時代,雖然二者還沒有直接接觸,但作為滿足名族英雄的努爾哈赤即看到滿足正處於由原始宗教薩滿教向喇嘛教轉變的重要過程中,他無法忽略喇嘛教發源地西藏。

       當清王朝還叫做後金,滿足還叫做女真時,一位千里迢迢到遼東傳教的藏族喇嘛郎蘇成為藏傳佛教涉足東北的先驅。即使是這位普通的、並不是西藏宗教領袖們派出 的“志願者”性質的喇嘛,努爾哈赤也對他優禮有加。《滿文老檔》中說:‘是日,科爾沁老人郎蘇喇嘛至,入汗衙門時,汗起身與喇嘛握手相見,並坐大宴之。“

       五世達賴的重要歷史地位,不僅在於他曾派兵收復了被拉達克國王佔據的阿裡,甚至也不僅在於他於1637 年暗中邀請遊牧于新疆天山一帶的蒙古厄魯特部的固始汗率兵入藏,推翻了對格魯派採取壓制政策的第悉藏巴汗政權,而在於他與清王朝亦即中央政府之間建立起了 一種有效的管理機制。1652年,此時清王朝已如五世達賴所預料的那樣統一了中國,這時努爾哈赤和皇太極均已辭世,在位的是據說後來在五臺山出家為僧的順 治。如同乃祖父一樣,順治對西藏的安定也極為重視,他於該年派出使節前往拉薩,邀請達賴入京。

       達賴欣然應允,經過一番精心準備,包括達賴和班禪以及固始汗在內的一支3000人的進京隊伍前往北京。

       這次進京覲見開了歷史的先河,活動也耗時達一年有餘。當這支隊伍在結束覲見返回拉薩途中,順治派出特使快馬追上了他們,這位特使向達賴宣佈了一道聖旨,聖旨正式冊封達賴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

       這是一道在歷史上意義重大的聖旨,達賴喇嘛首次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冊封,此前雖已有達賴之稱號,但那不過是俺答汗代表一個部族政權或者說一個地方政府的封 號,而這次順治的聖旨則代表了一個國家,一個強大的中央王朝,兩者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更為重要的是,達賴的冊封(以後還要加上班禪)必須經過中央政府,自 此成為一條規矩,一個儀軌,一種讓僧俗萬眾心服口服的重要方式。
Read 277 times